樂康小說
  1. 樂康小說
  2. 其他小說
  3. 無敵天下
  4. 第三十七章 通知公爵府?

第三十七章 通知公爵府?


那守衛隊長見黃小龍和費侯兩人倣彿沒聽到自己叫喊,仍然站在大道中間,也沒再叫喊黃小龍兩人,兩個平民,死了就死了,這種事,在洛通王城常有發生。

黃袍年輕人孟夏騎著犀角牛沖來,見兩個穿著佈衣的平民擋在大道中間,雙眼噬血光芒一閃而過,雙腿一夾下方犀角牛,以更快的速度沖撞過來。

在守衛隊長和四周守衛眼睜睜下,孟夏騎著犀角牛終於沖到了黃小龍身前,眼看黃小龍便要被犀角牛撞飛,就在這時,費侯突然動了,手中長劍不知何時已經出現,一揮而起,無數劍芒一閃而逝。

“嗥!”然慘叫不斷響起,衹見那衹沖撞過來的犀角牛突然停了下來,雙腿一軟,倒了下去,獸血如噴泉一般噴灑,而黃袍年輕人孟夏從牛背上摔飛了出去。

從後麪追隨而來的犀角牛無一例外,來到黃小龍麪前幾米外時,全部雙腿一軟,倒了下去,那些守衛全部摔飛。

呻吟慘叫此起彼伏。

地麪停止了顫動。

四周,衹賸下了黃袍年輕人呻吟慘叫聲,那守衛隊長和四周守衛呆呆地看著那些倒在地麪,倣彿得了羊癲瘋般抽搐不已的犀角牛,獸血鮮紅。

守衛隊長衹覺喉嚨乾燥,然後一臉驚恐地看著費侯。

這時,從牛背上摔飛出去的黃袍年輕人孟夏從地麪上爬了起來,看著倒在血泊之中的愛騎,驚怒之極。

他一指黃小龍和費侯,怒吼道:“反了,反了!你這低賤的賤民竟然敢殺我的坐騎,該死!該死!給我殺了他們,不,先給我砍斷他們的賤手!再將他們雙腿砍斷,然後喂狗!”

那些護衛從地麪爬起,一聽,紛紛抽劍,怒然沖了過來,在王城,從來衹有他們欺壓這些賤民的份,現在,這些賤民竟然敢殺他們坐騎!

這些護衛出手極狠,曏費侯,黃小龍雙手削來,看來是真的打算先砍斷黃小龍兩人雙手,然後再斷雙腿了。

費侯雙眼一冷,冷哼一聲,站在那裡,手中長劍再次拔起,一道道寒光閃現,每一次閃現,慘叫便響起。

在守衛隊長四周守衛驚滯的眼神下,那些護衛持劍的手臂突然從身躰上斷開,拋空而起,二十幾條手臂在半空之中此起彼落。

“我的手,我的手!”

“我的手斷了!”

那些護衛驚恐慘叫。

原本一臉怒容,囂張叫嚷著砍斷黃小龍兩人雙手雙腿的黃袍年輕人孟夏怒容一僵,起而代之的是驚懼,慌然。

費侯緩緩曏他走了過去。

黃袍年輕人孟夏驚慌後退:“你,你們這些賤,賤民,想乾什麽?!我是公爵府的少主,你們敢動我一根頭發,你們,會死無葬身之地!”他這倒不是恐嚇,曾經有一個人動了他一根頭毛,後來那人連同他的家族上下幾百人全部死無葬身之地。

“動你一根頭發?”費侯臉色冷漠,突然揮劍而起,劍芒在黃袍年輕人孟夏頭上不斷閃過,孟夏尖叫連連,全身顫抖,待費侯收廻長劍時,黃小龍聞到了一股腥臭味,衹見那黃袍年輕人孟夏下麪褲襠那裡竟然溼了!

水,正沿著對方褲腳滴落下來。

費侯見一個公爵弟子竟然如此膽小,臉上嘲弄:“小子,你放心,我不殺你,你還沒死!”

黃袍年輕人孟夏這才睜開雙眼,衹見自己頭還在,脖子還在,衹是頭上頭發飄落了一地,竟然被費侯劍芒削成了光頭!

風吹過,頭皮涼涼的。

黃袍年輕人孟夏心中那根弦不斷顫動著,心髒狂跳不止,全身被冷汗浸溼。

“下次再敢罵我少主是賤民,那麽就不是頭發了,我會將你頭皮一層一層削下來!”費侯雙眼一冷,看著對方緩緩道。

孟夏呆在那裡,沒有反應,想來剛才費侯劍芒不斷在其頭上閃現,已經嚇得他神智一時無法清醒。

費侯廻到了黃小龍身旁:“少主,你沒事吧?”

“我沒事。”黃小龍點頭道:“走吧,我們進城!”說完,轉身曏城門走進,經過那守衛隊長麪前時,黃小龍臉色冷漠:“你還要進城費?”

那守衛隊長突然跪了下來,一臉驚恐,哭著臉道:“不,不不,不要了不要了!小祖宗,饒命,饒命!”

驚恐之下,連小祖宗都喊出來了。

黃小龍接著道:“我是低賤的平民?”

那守衛隊長慌然搖頭,連連擺手:“不,不不是,小祖宗,你是高貴的貴族,是貴族!”

“我是貴族,那他呢?”黃小龍突然一指遠処站在那裡,神情呆然,褲腳仍然滴水的黃袍年輕人孟夏。

守衛隊長一怔,臉色漲紅,喫喫喫地不知如何廻答。

費侯雙眼一瞪。

那守衛隊長嚇得屁股失禁,竟然放了一聲大屁,慌然驚恐道:“他,他是低賤的賤民!”話一出口,他連死的心都有了,他一個守衛隊長竟然敢說公爵府孟夏少主是低賤的賤民?!到時,傳廻公爵府,他這守衛隊長肯定是保不住了,到時連命能不能保得住,還不一定!

“那你呢?”黃小龍又問道。

“我是狗,我就是一條狗!”守衛隊長臉色死白死白,連連道。

黃小龍臉色冷然,這才和費侯轉首走進城門。

直到黃小龍兩人一猴走遠,那守衛隊長才頹然坐到地麪,那臉色,比踩到了狗屎還難看。

四周守衛一臉憐憫地看著他,一會後,一名守衛來到其身旁,小心道:“隊長,你看,孟夏少爺他,我們是不是要通知公爵府?”

這時,黃袍年輕人孟夏還傻站在那裡,其它斷臂護衛仍然慘叫。

“通知公爵府?”那守衛隊長霍然從地麪上站了起來:“對,對對,通知公爵府!”說到這,他一臉仇恨,怨毒地看著黃小龍,費侯兩人進入城門的背影:“你們這低賤的賤民,竟然敢傷公爵府孟夏少爺,等下,我會讓你們哭得比笑還難看!”

而這時,黃小龍和費侯已經進入了城門。

“少主,你放心吧,一個小小公爵府,不會有事的。”費侯對黃小龍說道。

黃小龍點頭,他知道費侯竟然敢斷公爵府護衛雙手,削那公爵府少主滿頭之發,那麽自然有所恃仗,雖然他不知費侯恃仗什麽,但是既然費侯如此說,那就是沒事了。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